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煜辉 的博客

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金融实验研究室主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湖南长沙人,经济学博士研究员。现任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金融实验研究室主任,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,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等多所大学特聘教授,香港金融管理局高级访问学者,在安永会计师事务所、中国农业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担任风险管理顾问。经常受邀参加国务院办公厅、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专家咨询会、发改委、财政部、商务部、证监会宏观经济形势咨询会。主要研究方向是宏观经济学、国际经济学、金融市场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理不断 剪还乱”的中国政府的高负债  

2010-04-01 07:36:2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

 

 

“理不断 剪还乱”的中国政府的高负债

中金总是能获得一些比较精确地内部信息的,据他们最新的报告,2009年末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余额(除票据外)约为7.2万亿元,其中2009年新增额为3万亿元。预计2010年和2011年后续贷款约为2-3万亿元,如此到2011年末将达到10万亿元左右。10万亿元地方政府负债约占我国2009GDP的三分之一、相当于国家外汇储备的70%

也是中金认为,现在地方政府债务问题言过其实,过于夸大。

2009年,中国国债余额大约为6.2万亿(考虑了中央代发的地方债),外债余额3868亿美元,合计相当于当年GDP26%,处于国际较低水平。即便加上这7.2万亿的平台负债,合计占当年GDP47%。仍处于国际上最稳健水平之列。这离主要经济体的普遍高企的政府债务水平还相差甚远。美国、欧盟、英国都在80%~90%之间,希腊到了130%,日本接近200%

似乎中国未来的财政举债的空间还很大,平台债务似乎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。但是为什么上上下下都如此紧张。

是因为中国并没有一张透明、真实的国家资产负债表。我们很难对各级政府真实负债进行盘底。我们过去隐性的、没有暴露的真实负债或许太高,平台一下子上来几万亿,就把我们财政的未来腾挪空间逼到了墙角。

我们可以简单清点一下中国那些高悬的、没有进入统计的政府隐性债务。

如果去年新开工的政府项目需要继续而不想成为“半截子”工程的话,预计今明两年平台贷款可能要达到10万亿。也就是说,在2009年的基数上还需要增加2~3万亿的负债。我不相信投行机构所谓机械测算,按照贷款的正常偿付,平台贷款的余额会在2012年后出现下降,在中国,银行为了粉饰这些的信贷的偿付困难,更愿意与地方政府重订展期的合约。所以平台贷款余额很可能长期高悬。

1998年以来,为支持国有商业银行的改革,财务重组而成立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(AMC)当时是接收了1.4万剥离的坏账。购买资金来源于两方面:6041亿元的人民银行再贷款,以及AMC向银行发行金额为8110亿的债券,均由财政部担保。

2004年和2005 年政府先后又对中行、建行和工行实施了第二次财务救助,从中国外汇储备中先后拿出600亿美元注入三家银行,总共剥离7300 多亿元可疑类贷款和核销4500亿元损失类贷款。 2008年以同样的方式从农行剥离不良资产8000亿。

2003年开始,花费大量资财对农村信用社进行改革-1378亿元专项央行票据。

这些坏账回收率极低(乐观估计也就在20%左右),亏损是被挂起来了,我们看到,商业银行又一次延长了所持有AMC发行债券的期限(一期是10年),但负债并没有消失。

这部分我们保守估算连本带息累计应该在3万亿以上。

国立高校近年累积的债务约2000亿,这些都是政府背书的借下来。
   
历年的国企亏损挂账,粮食棉花收购系统的亏损挂账,这一块不知道总量大概有多少。有些省高达三、四百亿元。

养老金空帐,目前社会上对空账缺口的具体数字说法不一,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前任部长郑斯林2004年曾给出2.5万亿元的数字。又过去了五年,现在不知道是多少。用每年1千亿的递增,也应该在3万亿以上。如果把公积金、医保等存在的空账计算在内呢?

光可以盘算的隐性负债这一块可能在10万亿左右。

也就是说,中国政府的真实负债水平跟主要发达经济体国家相比,其实并不低,我个人的保守估算应该在70%~80%

而这样的政府负债率,是建立在相对较低的公共服务提供水平基础上的。也就是讲,某种程度上政府还存在相当水平的“道义”负债。

如政府承担的教育投入应达到GDP4%,但近些年平均只有3%,只算5年,在万亿以上。按正常国家应承担的社会保障责任,即使是低水平的,也应该惠及最需要保障的弱势群体,但在中国恰恰实行负保障,广大农民、非正式就业群体与养、医疗、失业等保障缺口很大,如果要实现全民保障,按现有保障水平,将各项基本社会保障覆盖全,至少5万亿。按每年环保投入不足导致的损失计算,仅算5年,也在万亿以上。西方国家政府的高负债对应的是高福利,而中国政府的高负债对应的是负保障,你说可有比较的基础。

坦率地讲,中国政府未来财政的腾挪空间相当窘迫,正是那些散落在中央银行、国有商业银行、和大小国企资产负债表中的死资产烘托出一张“面似光鲜”的低负债的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。好在中国有高达35万亿的国有资产,为政府将来进一步释放改革红利,化解债务问题预留了想象空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