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煜辉 的博客

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金融实验研究室主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湖南长沙人,经济学博士研究员。现任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金融实验研究室主任,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,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等多所大学特聘教授,香港金融管理局高级访问学者,在安永会计师事务所、中国农业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担任风险管理顾问。经常受邀参加国务院办公厅、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专家咨询会、发改委、财政部、商务部、证监会宏观经济形势咨询会。主要研究方向是宏观经济学、国际经济学、金融市场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联储的摇摆将使世界陷入“滞胀”  

2009-07-01 08:26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联储的摇摆将使世界陷入“滞胀”

(或者:避开恶性通胀,逃不开滞胀)

联储又在和市场玩口头欺骗的游戏了。

624联储例会,市场原本是期望伯南克宣布新的国债购买计划的。

而联储会议的声明中最重要信息是,货币政策微调将正式启动。 美联储正在观测资产负债表的总量和组合,并将根据需要调整信贷和流动性项目

会前联储通过数个媒体渠道向市场发出的信息,美联储不会扩大国债购买项目,显然是奏了效的。

610以来,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下跌显著。10年期公债利率从3.98%下降至3.5%,3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从4.76%,下降到4.3%。

最近一期的美债投标相对顺利,外国中央银行的非竞争参与比率,高于60%,增强市场对需求的信心。

据说美国商业银行最近也在买国债,但与以往不同的是,商业银行的购买并非意味着流动性回收,而是将增加流通中的货币,因为这个钱是联储通过印钞跟他们置换毒资产的钱,购买意味着联储中高达1.2万亿美金的银行超储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,这个钱银行不使,现在由财政部来使了--债务货币化。

美债市场的稳定很可能只是短暂的喘息。

我依然没有想出,9月份美国发债高峰快到了,美联储会用何种更好的方式处置其天量的债务问题,除了继续购买。

过去10年,美国人每年的正常的新债发行规模在6000亿美金,中国、日本、俄罗斯和石油国家的顺差一凑,基本上能吃下美国国债发行量的70%,光中国一家去年增持国债就在2000亿美金以上。

外部世界的经济增长越来越依赖于美国人以逆差方式供给的美元,美国经常项目赤字不断增加,美国国债的收益率曲线却在下行,一个完美的循环。刚性需求使债券的价格增加了。

不过,现在美国国债市场的循环不在了,被美国的信贷和房地产泡沫爆发改变了。

美国家庭的储蓄率迅速上升至了6.9%,未来不久就会升至10%,意味着这不仅仅是一次经济衰退那么简单,它更是一次对于美国民众过去的投资、消费乃至生活理念产生深刻冲击和改变的事件。

其结果是,2009年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有可能要低于4000亿美元,为顶峰时期的一半。中国2008年顺差高达4400亿美金,按现在这个贸易情况看,今年能实现2000亿就算不错了。外国中央银行用于购买美国国债的钱骤降,但是,供给还在不断增加。

最新的美国联邦预算办公室(CBO)的数字,今年美国新债的发行规模在2.56亿美金,是正常年份的4倍还要多。

市场永远会问,谁买?

尽管联储不断用模棱两可的口头欺骗稳住市场的心,中国等也碍于庞大的财富被美金绑架,恐怖地不敢拿持有地美债作为要挟美国的筹码。

但我坚信,这种平静持续不了多久。

对于美国债务的恐惧,会把美国公债的利率推向高峰。

 “猫捉老鼠”的游戏N次之后,市场中的理性预期最终会显灵,增加的货币将全部、直接、更快地表现在价格上。美金、美债的抛售狂潮或至,美金的汇价取决于其他储备货币印钞的情况,但全世界对于信用货币的信任若集体崩溃,将导致大宗商品交易所的ETF和贵金属成为最后避险的天堂。

这也算是对长期货币主义的清算.正是经济预期不好,资金会加速进入虚拟或商品,人人都求自保,或博得货币贬值前的资产增值的机会,这个预期越大吸引人越多,会有自我加强,将经济问题严重性推向更难解决的深渊,正如凯恩斯说的,长期都将死去。

实体经济没起来,价格就这样被货币推上去了,联储怎么办?加息,美国经济依然在恶化。美国的失业率已经达到9%,今年可能会超过10%。任何提高利率的建议都将会打压增长预期;不收,随着价格上涨则银行的庞大超储就会蠢蠢欲动,传统的金融部门出来干活,货币乘数反弹,短时间内就可能是堰塞湖决口――滔天洪水。通胀的实现至失控迟早要成为压垮企业和经济的最后稻草。

 

市场中的人总是存在着幻想,认为联储能够在经济复苏和恶性通胀之间找到一条羊肠小道,幸运地通过险滩。这或是未来联储可以利用的最后一点“资源”。

或者伯南克本人也还存在这个自信。

但在世界经济史告诉我们,货币当局很少有在两条战线同时作战并取得成功的先例。

成功的政策只能押宝一边,史上最伟大的联储主席沃尔克果断将美国利率短时间提高了一倍,人为制造了一个小衰退,但随后迎来的却是世界长达30年的黄金长周期。

现在沃尔克的灵魂能够回归美联储吗?

人类的侥幸心理,使我更倾向于联储会在买公债和加息之间左右摇摆,为的是不至于使美金崩溃,但这个结果虽然可能避开了恶性通胀,但却把世界带入更加痛苦的滞胀之中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